团子

≮小家碧玉≯:

Section  1


“我真傻,真的,”


岳清源抬起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那些市井之人会因为装可怜和撒娇而心生怜惜之情,我不知道清秋师弟也是如此。我一清早起来就出去替人处理妖祸了,特地吩咐好守山门的人要提防魔族入侵,叫我们的清秋师弟在竹舍内好生休养。他真的是很服从我的命令的,我的话他句句听;他老老实实待在清静峰里,我就安心的出去夜猎了。回来以后,我没有在竹舍里面看到他,唤他他也没有应。去问守山门的,只听他说洛冰河来了,想拦没有拦住,但是他也没有看到清秋出去。清秋师弟是不会不通知我们一声就出去的,去各峰一问,才知道洛冰河进来后和柳师弟打了一架,两人都受了伤,洛冰河一直缠着清秋师弟。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洛冰河的魔界大本营,看见他平时处理公文的桌子上放了一把折扇。柳清歌拿了扇子一看确定是清秋师弟的,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洛冰河了。再往内室进去,清秋师弟果然躺在床上哩,发丝散乱,被子裹得严严实实,一副被人榨干的模样,那洛冰河还紧紧牵着他的一只手呢……”


岳清源接着说,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Section  2


“我真傻,真的,”


岳清源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清秋师弟与洛冰河师徒二人朝夕相处会产生感情,不顾我们苍穹山上的这一干师兄师弟与他在一起了;我不知道尚师弟居然也会这样。我一清早起来召集了各峰主开会,聊聊最近的春山恨打击方案,顺便叫尚师弟去为我们沏些茶来。尚师弟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去了。我就与其他人讨论了一下,一会便觉得口干想喝茶。我叫尚师弟,没有应,仔细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尚清华并没有回来。他是不会这样许久没有回来的,问了一下其他峰主,也没有人看到尚师弟回来。我急了,央各峰主去寻他。寻了好一会,寻来寻去寻到他的闲人居里面,便觉得一股惊人的寒气扑面而来,地面上也结了一层薄冰。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漠北君了。再进去;尚师弟果然跪在地上,床上躺着漠北君,全然没有不请自来的歉意,尚师弟除了要伺候漠北君,还得承受他各种各样的非礼与挑逗,最后漠北君把他一把拉上床压在身下就盖上了被子,可怜我们的尚师弟手上还紧紧的握着刚刚给他扇风的扇子呢。……”


岳清源接着说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欺负欺负老实人……魔界的猪专拱苍穹山的白菜……

评论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