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盾冬场刊解禁】别惹史蒂夫(小甜饼饼)

晒豆酱:

恭喜微博盾冬超话回归!
掐指一算,妇联三首映日适宜发糖٩(˃̶͈̀௰˂̶͈́)و

正文:
作为初来乍到的新生,巴基认为自己的学院生活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

从俄罗斯漂洋过海到纽约布鲁克林做交换生,老实讲一点儿也不容易,但这并不妨碍巴基爱上这座陌生的城市。它与自己的故乡有着天壤之别,无论是人头攒动的纽约客还是人手一杯的星巴克,都强调着这座城市的生活频率比莫斯科快了至少五倍。

但巴基仍旧适应得不错,哪怕他仅仅只有一条完整的右臂,和一条需要更换电池的充电式钛金属左手臂。它与巴基的左肩完美衔接,灵活自如,甚至在这座城市里赢得了不少掌声与关注。这一点还是叫他挺高兴的,没有人喜欢自己被看成需要同情和帮助的残疾人,巴基深感欣慰。

但是,人生总有事与愿违,就好比巴基也不愿意截肢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降临。厄运就像纽约冬季经历的暴风雨,接连一周袭击了整个美国东岸,造成的后果就是巴基的学生公寓全面停电了。

对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说,停电意味着他们的电脑会无法开机,手机会不能启动,社交生活陷入一团糟,学业论文的进度也会整体拖慢。但对巴基来说,停电一直就是他少数的噩梦之一,因为没有充足的电储备,他的左手臂就会退下神坛,重新变回一堆冷冰冰的、毫不动弹的金属。

而无法操作它的心情,总能令巴基的情绪迅速堕入低谷,重新回到自己不愿回想的那段回忆里。

所以周一的清早,巴基背着自己的单肩包就来了一场与电容量的较量赛跑。他每向前跑一步都会下意识看向手背的指示灯,当电量储备不足百分之五十的时候会变为黄色,当低于百分之十的时候则会出现红色。当巴基气喘吁吁地跑进学院唯一拥有自主发电设备的校图书馆的大门时,红色刚好代替了黄色指示灯。

“糟糕,希望来得及……”一滴汗水顺着眉骨流进了巴基的眼睛,左手指不安地攥紧。然而现实总是对他当头一棒,图书馆几乎盛满了来抢插座的学员,密密麻麻坐满了桌椅两侧,甚至连地毯上和楼梯上也坐满了人。

“借过!借过!不好意思!”巴基迈着腿,从地上躺得歪七扭八的同学身上迈过去,在今天之前他甚至没想过学院里会有这么多学生,看来从不上课的那些人也都来抢位置了。顺着习惯的插座排一个接着一个找过去,巴基的信心就像是电量,随着分秒流逝逐渐干枯。

“抱歉,能不能借我一个插座?我的手臂需要……”

“对不起,我的苹果电脑也需要充电,换个人吧。”不知道是第几个人这样拒绝他了,在这分钟苹果电脑成了巴基最大的敌人。因为他明明看到那些从未谋面的同学只是在用电脑下载连续剧和更新音乐库,甚至无聊地刷新着个人网站。这一分钟纽约客的社交精神在巴基的意识里彻底崩塌了,看来外界对纽约人的评价并不都是错的,纽约客也代表着自私、分秒必争和不近人情。

红色指示灯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狂欢——疯狂地高频快闪着。
巴基只在第一次使用它的那天里见过这样的情况,通常只要电量低于百分之五十他就会奔向充电源或换一块电池了。电源对他而言等同于生命补充剂,没有电,他的左手臂就没有了灵魂。

而他就会重新变回一个饱受冷眼的不完整的人了。


“所以你们宁愿占着插座充毫无意义的苹果电脑和游戏机,也不可能把善良分出来一些,给真正需要的人用一用?你们的脑子是被暴风雪侵蚀了还是也一起停电了?嗯?”

哪怕是在莫斯科,也很少有人敢对满满一层的人拍案而起。那些对巴基的请求熟视无睹的人纷纷抬起来脑袋,寻找着声音的出处。而有些人则根本连头都不敢抬,而是埋得更低,就好像只要不去面对谴责,自己就与此事完全无关了。

很快的,巴基听到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哦天啊,我猜就是他。”

他?是谁在说话?巴基抱着即将失灵的左肘,只希望它能在停工的瞬间保持着一个看上去自然些的姿势,别那么蠢。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来错了地方的候鸟,残缺着一边的翅膀,身边却围满了翼展宽广的信天翁。

“是史蒂夫,别管他。”

“哦……天,又是他……”

“把头低下去,别惹史蒂夫。”

史蒂夫?巴基在这一刻回忆起同班山姆曾对他发出的友好警告:如果你想在学院里平平安安度过四年,只需要记住两点。第一点,不要挂科。第二点,别惹史蒂夫。

所以,史蒂夫到底是谁?他的可怕之处在于什么?为什么那些对自己无动于衷的人提起史蒂夫都变了脸色?巴基好奇起来,左顾右盼着,不到半分钟就找到了答案。

“所以究竟是什么让你们昧着良心占用了所有插座!”那个史蒂夫,一定就是那个史蒂夫了。他并没有抛出一句话之后等着它石沉大海,相反,直接面对着所有人的无视,这个叫做史蒂夫的男孩儿说得更大声了,巴基甚至看到有些人堵住了耳朵。现在,他明白了什么叫别惹史蒂夫——一旦你惹着了他,他就会像追求真理的教徒,无休无止地与你纠缠下去。

哪怕你不仅仅是一个人,哪怕你的数量远超过两百个人。

“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的电脑在做什么。你们把宝贝的电量用在垃圾上面,不断刷新网页,快合上你们的笔记本吧,别假惺惺地待在图书馆里,就好像你们一直在看书!”他慢慢走近,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棕黄色的皮质外套显然与他的身材十分不搭,看着就像是……整整大了两个码。

“走,我带你去充电。”他走过来,整整比巴基低了半头,却充满了权威者的气势,仿佛整个学院的电插头都可以为所欲为。

巴基愣了一秒,不敢相信这样小的身子却能爆发出那样的声音和与大多数人叫板的勇气。这愣住的一秒引来了史蒂夫的悱恻,颇为不满地问道:“怎么了?你还怕我骗了你吗?还是你觉得自己打不过我这种小个子?”

“抱、抱歉……我没那个意思……你叫史蒂夫?叫我巴基,我……真是太感谢了!”巴基揣着自己那条快要失灵的傻胳膊,加快了脚步。事实上他不担心自己打不过眼前的小个子,他是担心自己根本没有胆量和这种性格的人打起来。哪怕他是从莫斯科来的男人,也知道与这样倔头倔脑的硬脾气打一架最得不偿失。

史蒂夫绝对是会和对方纠缠一整天的那类人!

“你从哪儿来的?听你说话有点儿口音,不像是纽约本地人。”男孩儿的匡威球鞋踩在台阶上,丝毫不介意身后却跟着一个高个儿。

“俄罗斯。”巴基这回没有迟疑,仅仅五分钟就对史蒂夫产生了不可名状的信任感,“我是说……莫斯科,我是交换生,来这儿学古典文学,你、你呢?”

“我吗?”史蒂夫推起图书馆沉重的玻璃旋转门,能看得出来他有些吃力。说话的瞬间他飞快地瞥过巴基的手臂,动作活脱像个老派的小绅士。

“嗯,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是哪个专业的?”巴基觉得自己所有的勇气都已经用光了,而跟着小个子去充电就是他恢复精神的捷径。

“哦,别惹史蒂夫,对吧?他们都这么说,但我打赌这不是褒义词。”史蒂夫的白匡威被雪沾湿,呈现出一圈灰白的色变,然后他朝巴基挤了挤眼睛,和刚才狠板脸色的肃穆全然不同,有着刺目的狡黠和幽默感,“你马上就该知道了。”

你马上就该知道了。巴基琢磨着这句话的含义,跟在史蒂夫左边。史蒂夫比他要矮,还打了一把超大号码的橘色雨伞,很难不引人注目。

“你的雨伞好大,可以容纳三个人了。”巴基微微含了含胸,不想说出伞顶勾住了头发的事实。

湿着一头金发的史蒂夫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答案,对自己引人注目的现实熟视无睹:“是啊,这样如果路上有人需要,我们还可以再加一个人进来。因为我是本地人,就在布鲁克林长大,太知道每年冬天的暴风雪有多迅猛。你看,今年我就把你捡回去了吧。”

巴基的左手臂猛地一抽,那种过电般的幻觉又蹿入了动脉中。但他肯定这一次不是手臂漏电了,因为红色指示灯已经彻彻底底暗淡了。

“看,我家在那儿!”史蒂夫朝前面的旧公寓指着,也算是给巴基一个证据——只有本地学员才能住在校外。而巴基此时惊觉自己竟对这个陌生男孩儿从未起过疑心。天知道他在俄罗斯哪怕送人回家也要先给朋友发个定位。

“我的上帝啊……”迈进了史蒂夫的家,巴基情不自禁地惊呼一声,“你竟然……你竟然是美术生?”

“嗯哼,这里也算是我的个人工作室吧。”史蒂夫脱下外套,脱下湿了的球鞋,赤脚走过一副接一副的巨型画板。画板上陈列着极具个人风格的浓烈色彩,像是一头张扬又放肆的狮子从调色盘中亲自取色。每块画板都将近两米高,各自拥有独立的主题,但当它们合并为一时却又组合成全新的巨型创作。

巴基的心跳像是安了起搏器一样,失控在这些旋涡般的绘画中。艺术的生命力促使那些色彩在他眼中活跃成时光的慢镜头,拉长,再拉长。顷刻间,他看到了史蒂夫赤脚踩在木梯上,用拇指从调色盘取色,一点点沾满了空白的画布。他看到日月星辰从窗口罗列转换,小个子男孩儿孤独地释放了身体里的巨硕灵魂,犹如点燃了阿拉丁的神灯,召唤出了神明。

“怎么了你?”史蒂夫的声音将巴基拉回了现实世界,同时递过来好几个移动充电器,“我这里有六个,每年这时候都提前备好,你的胳膊……这些够用吗?”

“够了吧。”巴基用诚恳的语气回答着,然而答案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希望你别介意。”

“什么?”巴基立即警觉起来,就连寻找接入口的动作都停下来了

史蒂夫突然意识到了真相,他面前的男孩儿并不像看上去一样明媚。那条看上去炫酷的高科技手臂,不一定有看上去那么夺目。

“我是说,希望你对图书馆发生的一切别那么介意。”史蒂夫放慢语速,又退后了两步,“能看得出来,你对外界的恶意很敏感。但他们并不针对你,因为他们对谁都一副面孔。哪怕今天求助的是别人,仍旧会得到拒绝。但请不要对这座城市彻底失望,想喝点儿什么吗?热橙汁好不好?”

“热橙汁?纽约客一向只喝冰水。”巴基听出这句话是在逗自己,却没想到史蒂夫真给自己用微波炉加热了一杯橙汁。

“来吧,在你的手臂重新活起来之前,还是喝点儿热饮比较好。”

巴基很少会接受别人送来的饮料,但他对这杯加热的橙汁毫无办法。它像日光,召唤出巴基愿意尝试的好奇心。

“你刚才说,已经听过我的名字了?”史蒂夫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健谈。

热橙汁的新奇口感令巴基冻僵的右半边也开始充电:“嗯,他们都说……别惹史蒂夫。可是,你对这件事不在意吗?”

“为什么要介意别人的看法?难道介意就能得到什么好处了吗?”史蒂夫身手灵活,一下坐到了木梯上,像个意气风发的水手,晃荡起双脚:“总有人要在不公之处勇敢发声,如果每个人都保持缄默态度,那该多糟糕。况且这也不是布鲁克林的风格,你知道在二战期间,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参军人数遥遥领先。因为我们骨子里就有伸张正义的精神,这才是这座城市的精髓所在。而不是什么苹果电脑。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用大苹果来形容纽约吗?其实这一点儿都不纽约。”

巴基肯定自己的手臂还没有冲上足够电量,可那股短促的脉冲感又来了,这一次直达心脏。他优美的话术和辞藻似乎在这位布鲁克林男孩儿的面前失去了所有功力,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点头同意。

“很好,看到你这样我就放心了。老实讲,你抱着手臂在图书馆一通乱跑,当时吓得我哮喘病都要发作了。”史蒂夫无意间咳了几下,而他难看的脸色并不像是装出来的。

“你有哮喘吗?”巴基看向大敞着的窗户,“哮喘不是不能吹冷风吗?”

“偶尔啦,小时候身体很弱,但一点儿也不妨碍我追求自己的人生。”大话是这样说,可史蒂夫还是乖溜溜地跑去把窗子关上了,“好吧,你慢慢充电,我可能需要去吃个药,每年冬天都要感冒一次,但愿别传染给你……阿嚏!好吧我得离你远一点儿了……”说着,他像个摇摇摆摆的帝王小企鹅,踱着坚定的步伐,朝卧室走去。紧接着,巴基听到了一阵杂乱的响动,嗯,如果他没猜错,史蒂夫是在翻动药箱了。而听这个动静,那个药箱应该还不小呢。

“阿嚏!”史蒂夫在卧室里面欢快地笑出了声,听得出来,感冒就是他的家常便饭,“找到了,太好了……看来我也要喝一杯热橙汁才行了。天啊……巴基你随意就好,我告诉你,我们布鲁克林男人一般不容易感冒的……阿嚏!我可能,我可能不能亲自招待你了。”

“哦,其实在俄罗斯,我们也不容易感冒。”巴基忍俊不禁,想不到史蒂夫古板的举止之下隐藏着多面的闪光点,而每一点都是那么耀眼,令他目不暇接。现在他终于明白相信山姆的话了,史蒂夫这个人真的不能惹,而他确实有一种魔力,吸引着自己去招惹……

好吧,现在的巴基开始动起了脑筋,比如怎样才能在一夜之间耗尽手臂的电量,这样明天他也许还能来蹭点热橙汁。

评论

热度(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