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

【瓶邪】家书(书信体,短完,日常撒糖)

孤舟闲行:

*是吴邪写的家书,背景是雨村以后,吴邪因事独自回一趟杭州,写信什么的都是小两口的情趣。


>>>


张先生:


展信佳。
收到明信片是我没有想到的,好在现在熟悉你的笔迹,不至于当做有别的什么人讹我。那天你送我去火车站,眼见你往路边邮筒里塞了什么,问你也不答,没想到竟是寄到杭州来给我的!勉强算你有点情趣,可寄都寄了,你怎么也不写点什么?害我来来回回只能看这串孤零零的地址,看来看去最欢喜的还是收信人由你写着“吴邪”两个字。


十年也没写过什么书信给你,今天本来想着礼尚往来意思一下,哪知一口气连写了五张明信片还收不住笔,索性拿纸写了封信回你,都是平常不太能说出口的话,又想着要是真寄回去让你看了,岂不是毁了我在你面前的形象?还是藏起来当做我自己打发时间的闲物罢了。


杭州这边没有什么大问题,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本来昨天就能回去,无奈黎簇那几个小子闹着来见我,还非要请我吃顿饭,只好跟他们几个小年轻玩了一趟,昨天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好歹赶上了地铁的末班车。那个点车厢里挺空的,我对面坐着一个穿帽衫的年轻人,头低着睡着了,我看了他一路,便也很想问问你睡了没有。
回到吴山居才觉出夜风吹得头有点疼,一则怕你听见电话里鼻音要问,二则时间也太晚了些,只好直接睡了,哪知做了一整晚的梦,零零碎碎的,早上醒来整个人疲惫得很,不禁觉得还是躺在雨村那张床上,和你一起做梦才最舒服。虽然抵触吃药,但早上还是喝了杯冲剂,不太希望伤风,否则都不敢回去见你。


四月末了,杭州又到了哪里都飘柳絮的季节,往年这时候空气里应该会有些淡淡的杨花味,我闻了几十年,清楚得很,现在鼻子闻不见了也大致能想出。
杭州天气是真好,雨村那边我出发前下了那么多天的雨,衣服都有霉味了,不能给你们捧罐阳光带回去,只好由我一个人在这多晒晒,晒暖了兴许你还能在我身上闻到点阳光味。
西湖边的人一年四季都多,今天这样湖里都是游船,多少年前就想和你一起来西湖划船来着,和西沙群岛开油轮肯定是两码事,可惜想了许多年也没有成,以前西湖里自己划的那些手划船现在已经没有了,让船工划肯定会少些意趣。错过总是难免的,这样一想也就释怀了,好在以后有的是时间,有的是不会再错过的东西。


我现在一个人坐在吴山居二楼写东西,似乎有点不习惯,总觉得哪里有什么古怪的感觉,想了许久,才知道是周围太过安静了些。虽说你在屋子里时也不跟我多说什么,但总归是有些不同的。自你从长白回来,一个人静下来时,我从前空落落的感觉没有了,却多出些许惦记,这趟你没与我一同过来,到杭州就不能称“回来”,明天返程才想叫做“回去”了。
来时坐火车来,回时乘飞机回,若被你知道,即使面上不说什么,心里指不定也要笑我。


有件事从未与你说起过,十五年前我最大的野心是做你的朋友,五年前最大的野心是弄死汪家再去见你,现在我的野心,便是希望明天推开家门时正好开饭,你和胖子煮好了鼎边糊或是别的什么山珍野味在等我。


咳……说笑了,晚春四月风和日暖,怎么不叫人愿意永远地活下去?


(还漏写一事,昨天买了些藕粉,低糖桂花味的那种,我猜你是喜欢的。)


……


书未尽意,谨祝君安。


 2016.4.25
 吴邪 于杭州孤山路31号

评论

热度(1031)

  1. peace and Rick孤舟闲行 转载了此文字